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神马骑士

 
 
 

日志

 
 

云南孟定村民:当天军机来了两次  

2015-03-17 15:46:37|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上有边防武警设关卡,检查路人证件

即使3天前发生了炸弹炸死中国平民的事件,孟定镇并没有人心惶惶。若不是时常呼啸而过的军和检查站荷枪实弹表情严肃的士兵,人们丝毫感觉不到战争的威胁,也很难想象几公里外是枪林弹雨的战争区。

3月13日,云南临沧市孟定县大水桑树村遭到炮弹袭击,4名无辜村民当场被炸死,1名在送往医院途中去世,另有8人受伤。虽然对落下的炸弹是航弹还是迫击炮仍有争议,但在官方公布的消息中,仍称是“缅甸军机炸弹落入中方境内”。

军机来了两次:第一次炸了人,第二次没炸

从孟定镇驾车,沿蜿蜒的山路行驶一个小时才能到达河外乡,大水桑树村在距离河外乡十几公里外的大山里。大水桑树村共有20几户人家,分散在不同的小山包上,而事发的甘蔗田在半山腰上,离村里有一公里左右。事发后,该地被边防军武警封锁。据当地村民介绍,目前公安武警及当地官员都驻扎在村中,连村里人进村都需要带其证件。

当地村民告诉凤凰网,当天军机来了两次,第一次炸了人,第二次没炸。军机投下了两枚炸弹,一枚落在甘蔗地里,另一枚落在村民家里。根据央视在现场拍摄到的照片,拖拉机的挡风玻璃被震碎,车后两层铁皮被弹片击穿。山脚下的河外乡村民,都听到了很大的声响和回音。

3月至5月是甘蔗收割的季节,对于这个以甘蔗种植为支柱产业的村子来说,3月正是农忙的时候。28岁的遇难者杨某至今未婚,炸弹来袭时,他正与其他村民在甘蔗田里收割甘蔗,炸弹夺走了他的双手和左腿。29岁的罗某肋骨和胸口都被击穿,妻子抱着他,两眼发愣。他刚买了辆拉甘蔗的车,如今家里还欠着债,留下了2个年迈的父母和2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另有两名遇难者是兄弟,家里现在还剩下一个老母亲和一个兄弟。

根据临沧市官方新闻办的消息,临沧市对应每位遇难者家属组建了一个善后工作组,对遇难者家属先给予了2万元安葬费补助。“钱装在信封里。”知情人说。

缅甸军机进入中国境内袭击居民并非第一次。当地村民称,半个月来,总有飞机在边境线一公里左右飞上飞下。

早在3月8号,就有飞机在大水桑树村附近的大水塘村落下炸弹,炸毁了民居,无人员伤亡。曾有大水塘村民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当时村民们都从屋里跑出来看飞机,没想到上面“嘭”地掉下来一个东西,大家四散奔逃。

3月12号,一家缅甸军机入境云南,投下两枚炸弹后坠毁。当地出动人力搜寻,于13号下午被当地民众发现。

3月13日缅甸总统办公室官员接受美联社采访表示,缅甸军方认为此次攻击与缅甸飞机无关。3月15日,缅甸方面发表公报,称仍需调查“该事件是否由果敢同盟军制造,旨在破坏中缅两国的友谊及边境地区的安宁。”此前,果敢同盟军曾对媒体表示,同盟军并未配备有重型武器,并不具有制造此事件的能力。

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3月16日例行记者会上,对此表示:“缅甸军机炸弹造成中方人员伤亡的事实是清楚的。”

民居屋顶插着国旗

在去往河外乡的路上,空地上停驻着解放军的装甲车,路口有持枪的士兵把守。好奇的路人们停下车,在路边隔着远远的距离与装甲车合影,一个戴着玉手链的大叔对着路人眉飞色舞:“缅甸(飞机)再来就把它们干下来!”

听说孟定镇有军演,甚至有人包了车,在路旁小卖部里买了一袋矿泉水,赶去“看军演”。

公路两旁的民居,大多屋顶上插着五星红旗,还有一些插着党旗。

公路旁民居屋顶上都插着国旗

路边有民居插着党旗

而在毗邻边境线的路上,沙包堆起的工事旁,坐着民兵巡防队员。路上属于中国领土,路下方属于缅甸。站在路边能看见缅甸民居升起的袅袅炊烟,能听到孩子们的尖叫声。

自2月9日,缅甸政府军与果敢同盟军爆发冲突后,战事不断激烈升级。大量果敢难民涌入中国境内。原先河外的难民被安置在河外小学和河外中学里,但新学期来临,难民被迁往至南伞方向的难民营里。

3月16日的河外中学升旗仪式上,校领导操着一口不标准的普通话,对着学生们说:“部队现在已经驻扎在这里,还有很多军事设施,大家安心上课。”

记者在路上遇到了果敢难民鲁文成一家。32岁的鲁文成带着妻子和儿子,拎着一个破旧的行李箱和一袋衣服,要搭车去孟定买前往沧源的车票。

在介绍自己的名字时,鲁文成说:“鲁迅的鲁。”又笑着说:“我们读的是中国书。我不读缅甸书,字不认识。”

在中缅边境,尤其是果敢与云南交界处,同族,同语言,同文字,使得两国人通婚成为一件极为正常的事。在亲戚家,鲁文成见到了哥哥陈振化,极其复杂的宗族关系,让这两个远方亲戚在逃难之后才刚刚认识。

2月14号那天,听到枪炮声响,鲁文成和妻子收拾了点衣服,就赶忙从南伞入境到河外乡投奔亲戚。一个月后,这户人家已经住了好几户人家。院子里弥漫着牛粪与干枯的甘蔗叶的气味,篱笆外搭着4个塑料布盖的简易“人”字型帐篷,大约2米见方的地方,睡着全家三四口人。晚上露水滴落到被子上,上面湿着,下面勉强凑合。白天闷热不透风,被子上的水汽蒸发,让整个帐篷成了一个大蒸笼。

果敢难民鲁文成的帐篷

难民营的帐篷更好,还有免费提供的饮用水和食物,但是鲁文成还是选择来亲戚家里避难。由于难民营管理严格,不允许随意进出,要养孩子的鲁文成觉得,还是要出来做工挣钱。他帮着亲戚收割甘蔗,一捆一块钱。甘蔗割完了,他寻思着,要去沧源找找机会。

院子旁的栅栏里圈着十几头牛。原先在果敢种甘蔗的鲁文成说,家里带来的两头牛就是挺大的财产了,还等着将来回家能继续耕种。

来不及带着家畜逃难的人,放心不下,要回去喂,有时却要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南伞的出租车张师傅说,她曾经拉着一对夫妇去南伞边境,隔着一个花坛,对面就是果敢老街市。老两口喂完家里的猪,回来路上就被流弹打死了。

“保住性命就可以了。”鲁文成说。面对未卜的前程和遥遥无期的回家路,鲁文成摇摇头,笑得无奈:“不知道。”

zt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