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神马骑士

 
 
 

日志

 
 

“中国芯”,有心才能“有芯”   

2016-02-19 14:13:29|  分类: 财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核心技术代表一国科技实力

    参考消息网2月14日报道,有美媒称:中国正投入数十亿美元,大力推动研发自己的微芯片,这项行动可能会增强该国的军事实力及其本土科技产业。据此,美官方拒绝了对中国投资者拟投资29亿美元收购荷兰电子企业飞利浦旗下一家公司的控股权的批准。

    据业内人士介绍,作为广泛应用的半导体材料——硅芯片为单元素材料,属于第一代芯片材料;而砷化镓、磷化铟为合成元素材料,属于第二代芯片材料。第二代芯片材料与第一代芯片材料相比,物理性能优越,具有禁带宽度大、电子迁移率高的特点。随着高温大功率电子器件和高频微波器件材料迅速发展,第二代芯片材料需求量大增,战略意义越来越重大。

    目前,居全球垄断地位发展成熟的芯片,均出自第一代芯片材料。美国、德国、以色列、日本等国家将第二代芯片材料成果作为战略性储备技术,多用于军事领域,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严格禁运。为打破西方垄断,近年来,我国出台一系列措施大力推动芯片材料国产化,特别是第二代化合物芯片技术研究方面。一些科研机构与企业合作,从第二代芯片材料研发起步已逐步取得突破和进展,有的不仅研制出基于第二代芯片材料的芯片设计和生产技术,而且开发出第二代芯片材料生产设备,拥有了自己的知识产权专利。

    但是,技术方面的突破不等于产业方面的突破,某一方面的突破更不等于全面突破。由于长期以来,政府和企业对芯片材料产业投资规模不足,芯片材料特别是高端芯片材料国产化步履艰难、徘徊不前。对此,业内人士不断发出“中国芯痛”的感慨。

    (二)人无心则死,国无“芯”则弱

    记得小时候读《封神演义》第26-27章,讲妲已蛊惑纣王将皇叔比干挖心,幸有姜子牙事先所赠“符贴”护住心脉,不至猝死。比干不语急急出宫上马北去,途遇一妇人,提篮叫卖无心菜。比干勒马问曰:“怎是无心菜?”复问:“菜无心可活,人若无心如何?”妇人曰:“人无心则死?”。比干闻言大叫一声,撞下马来,一腔热血喷溅尘埃。

    当今,世界正处于由工业化向信息化时代迈进的关键时期,全球信息产业发展迅猛,而新材料、新工艺研发成为最根本的制约因素,也是各主要国家争夺“话语权”的重要核心技术之一,竞争十分激烈。而我国作为一个后起的发展中国家,在新材料、尤其高新技术材料研发、生产、应用等方面明显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更由于受社会制度形态、大国地位及国际竞争形势的影响,我国在技术引进方面受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严密封锁。

    尽管中央始终高度重视高新技术自主研发,并把创新发展提升到转变增长方式、引领国民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历史新高度,各级政府也把科技创新作为推动地方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核心趋动力,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但由于受旧的传统体制、管理模式、培养方向和科技发展理念的制约,虽技术人才队伍庞大但对路的不多;国家供养的科研机构齐全但自主创新研发的动力不足、机制不活、行政化特征明显;科研投入不少但真正能用到“刀刃”上的不多,大多用在了养人、养官、养机构上;高等教育扩张很快,但在教育“产业化”的口号下,虽然也培养了成千上万的“教授”、专家、博士,但真正具有创新精神、创新能力、献身科学精神的却不是很多;虽然我们也整出了天量的论文、专利、且数量惊人,但多数要么被“束之高阁”,锁在柜子里“睡大觉”,要么就是除了用于评职称无半点实际价值。

    当然也有些确实是具有创新性、技术含量很高、发展空间很大的科研成果。但在我国现有产、学、研相互脱节的体制下,却没有多少产业部门愿意投入财力和精力去进行试生产、作进一步产业化设计,更不愿投入巨资更新工艺流程。它们宁肯花大价钱从国外重复引进现成的但对人家来说已经相对过时的二流、三流技术、设备。而任凭自家的“研究成果”长期躲在“冷宫”里待字闺中,或最终不得不外嫁他乡,“墙里开花墙外香”,成了人家的“香饽饽”。

    所以,要想加快中国核心技术发展、让中国不再“芯”痛,仅仅依靠加大研发投入,恐怕是远远不够的,关键还要有“心”。应该说,中国政府、中国的企业、中国的科研部门绝不是缺钱、缺人,或者缺乏经济技术实力。我们国家每年有十几万亿的财政收入、几万亿的卖地收入、基金收入、收费收入,还可发行债务组织收入。每年投入教育、科研、技术改造的资金也不在少数。我们拥有全世界最大规模的科研队伍、科研机构,教育机构、从小学到大学最庞大的教师队伍和在校学生;全社会受高过等教育(包括本科毕业生、硕士研究生、博士生)高学历人才存量更是无与伦比。我们还拥有号称全世界经济部类最齐全的产业体系和大中小生产企业。这些都是我们科技发展可资依赖的坚实而雄厚的物备基础,我们理应能够创出自己的辉煌。

    当然,我们不能否认自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在长期遭受外部封锁的环境下,我们坚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依靠自己的双手,依靠中国人的勤劳智慧,完成了建设工业化国家的目标,推动了中国各项事业的蓬勃发展。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随着我国经济长期快速的发展,我们国家的国际地位迅速提升、综合国力不断增强、人民生活水平得到普遍提高。但是我国科技研发,特别是在基础民用高端核心技术研发、技术转化、产业化发展水平,相对落后的局面依然未能得到根本的改变。在许多领域、许多行业我们还不得不依赖于对外引进、模仿,或高价购买。据资料显示,2013年,居全球芯片材料研发领域首位的美国高通公司营收益近250亿美元,其中,近一半来自庞大的中国市场。中国号称有600家芯片设计公司,但芯片材料依然要严重依赖于进口,且所有进口产品均属于中低端产品。2013年,我国集成电路进口金额高达2313亿美元,与石油进口额相当,并列我国进口大宗商品首位。2013年全国共生产手机14.6亿部、计算机3.4亿台、彩电1.3亿台,但均因缺少自主“核心技术”——集成电路和软件,有壳无“核”,看似高端的产业,其实我们做的只是给人家的“芯”装上外壳,依然是低端行当,给人家“打工”,致使行业平均利润仅为4.5%,低于工业平均水平1.6个百分点。现实很残酷,我们到底缺了什么?

    在我看来,在科技创新领域,目前我们最缺少的是一种精神,一种五六十年代那种,独立自主、自立更生、艰苦创业的精神。改革开放,让我们有了一个广泛接触外部世界、学习外国经验、引进外国先进技术的相对宽松环境,但也让我们形成了“依赖”思想,养成“依赖”习惯,尤其是大多数企业更加热衷于引进、拿来、模仿,而在此基础上却惰于继续创新、研发和提升。基于效益的考虑也更悭于生产技术、核心技术研发投入;现行的国企体制,工人与企业发展最根本的“联系纽带”早已断裂,仅靠一种劳动雇佣关系来维系,对于企业的长远发展缺乏根本的关心和关注。而企业领导人、国家主管部门也只关心企业的产出、利润和税收等与自己收入相关的指标,企业创新动力不足、产业升级上档裹足不前。

    在号称“国家团队”的科研院、所,改来改去却总也脱不去以行政为核心的管理“外衣”,科技人员的地位、作用和创新精神,日渐被行政领导权所压制、所冲淡、所窒息,科研劳动成果、社会贡献得不社会承认,除了增加职称工资等难以充分体现。一切围着权力转、一切围着职称转,渐渐的他们的科学精神、探索精神、社会责任也逐步丧失。

    所以,要强壮中国“芯”,必须要进一步深化企业和事业单位改革,要努力培养全社会的尊重科学、探求真理的精神、重新唤起全民创新的热情,要有打造民族品牌的信心和勇气,要凝聚企业、科研单位、教育部门和全民族自主创业、奋发图强的力量。

    (三)强壮“中国芯”,打造创新“舞台”

    除了精神,也许我们更缺少一种机制,一种真正能够推动产、学、研,企业、国家和社会一体化协调发展、共享成果的企业动力机制、创新成果应用机制、科技成果转化机制及科研人员研究成果价值体现机制。就象前面所说,在我们的社会中,作为社会生产实践的直接担当者,企业更应该成为科技创新的主力。也就是企业不仅要有自主创新的意愿、自主创新的动力,还要有贴近生产实践和市场需要的健全的研发创新机构、强大的科研队伍;要有有效的即能鼓励公平竞争、又能留住人才的企业内部分配激励机制。同时,要有面向市场、主动走出去同专门的科研院所、机构、专家结“对子”、交朋友联合攻关的热情;要有为专业科研人员提供理论验证、产品试制、工艺设计、流程改造条件,扩大投入的积极性,以及对于科研成果价值分析、评估和合理的付费机制。

    科研院所、单位及人员要真正建立以科研为核心的管理运行体制,经费、物资、人力资源向科研一线倾斜,以出成果和成果转化为考核指标,决定收入分配高低、职称评定权重;破除行政首长负责制和以发表论文数量、学历、工作年限等评定职称的做法,建立首席专家制度;改革重大科研成果申报、评定和奖励制度、评定标准和方式。

    作为政府不仅要继续在发展教育、鼓励科技创新方面加大投入,出台优惠政策,还要在整合科技资源、搭建科研“平台”,特别是产、学、研一体发展平台,深化科技开发投入体制改革,加快科研面向企业、面向市场发展进程。要继续发挥“国家团队”在重大科研项目、核心开发领域的引领作用,整合统筹国家资源、企业资源和社会资金,开展“核心技术”联合攻关。同时,要把科研成果产业化作为一项重要指标,充分发挥市场资源配置、政府政策扶持和企业基础“平台”作用,把新技术应用、新产品开发与市场融资、政府政策优惠等结合起来,依托“核心技术”和国家龙头企业,共同打造新产业、构建产业集群,提高科技成果市场转化和产业化发展速度。

    完善国家对于专利成果保护机制,对核心技术研发成果设定国家分级保护标准,对于国家组织和投入开发一般研究成果,实行市场拍卖、授权生产(加价分利)、无偿转让(极少)等方式,尽快实现科研成果的价值,奖励增强企业竞争力;对于国家组织研发的核心技术实行竞标专营生产,并完善相关企业保护措施;对于企业自主研发创造的具有全局性、涉及国防安全、经济安全的核心技术,纳入国家“核心技术”,由研发企业掌握并组织专营生产,但必须纳入国家“核心技术”保护范围,由国家设立专项保护基金,提供严格的监管和保护措施,企业不得自行转让、出售、合资,或者合作生产。

    对于企业无力独立组织生产的,亦可由国家购买,委托有资质、有能力、安保措施严密企业进行生产。对专利产品,研发企业的“独享”权应得到有效保障。同时,建立引进技术和自主研发技术产品差异化价格形成机制。要鼓励自主研发,保护企业自主知识产权,规范创新产品、专利产品研发成本分摊并价机制,要让创新成果充分体现在企业增效益、科研人员提高社会地位、增加劳动收益上。

    要建立类似于劳动市场式技术成果、专利发明交易市场“平台”,为科研成果早日走入企业、走上流水线,实现其社会经济价值打通“渠道”。同时,国家和地方政府联合企业建立更多新产品、新工艺、新流程,试验、试制、试产、试销“中心”,加快理论技术化,技术产品化、工艺化,产品和工艺实用化、产业化,为全民创新铺平道路。

    在这一点上,我们有必要学习美国政府的保护知识产权和战略核心技术的一些做法,建立一套有效完善的国家民用、民可专军用和军用“核心技术”保护机制。
郜炳松
zt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