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神马骑士

 
 
 

日志

 
 

又发:“民心”不该是政客的幌子  

2016-04-15 15:34:48|  分类: 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心,是抽象的存在,必须具象才是文明(1)

 

   得民心者得天下,这句话成为我们中国人群体的“真理”,今天,下到百姓上到主席都挂在嘴边,其实,这不符合现代政治文明的内涵,在本质上,还是“家天下”、“党天下”的内在逻辑认知,关键在“得”字,“谁在得”?从我们的整个历史上看,“得天下者”从来都要“欺天下”、“骗天下”、“榨天下”。然而,在我们文化中,我们的自我意识里,有多少人感知到这种认识的谬误?我看到很多人都在这么说,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我感到悲哀,这就是“语言”表达蕴含之“恶”。

    民心,从帝王将相,到雄儒高士,都是我们文化中,成为抬高自己身价的筹码。

    民心,在今天,更是成为所有重要讲话中最重要的添加剂,成为政治家媒体人,两院雅士、各部衙门主持标榜自己道德品行的共同的抽象符号,和攀爬的阶梯,我更是感到悲哀。

    民心,是从“人民”一词中的“人民意志”这一抽象存在中凝练出的词汇,简曰:“民心”。就跟用烂的“人民”一样,我们知道它确实存在着,但是经过抽象之后,变成所有脑大肠肥的政治骗子们那沾满人民血渍汗迹的服饰上的胸章了。就如同金三国的人们左胸前的标配一样,表达着一种象征意义,似乎在说:“民心一直都挂在这里!”,如同效法西方服饰上左上兜上的配饰,如花朵、手帕、甚至鸟毛一样,这才是不同文化文明间的内在关联性。就是一种“忽悠”、“门面”、“炫耀”、“招蜂引蝶”、“特色”的小伎俩。

    我们的文化,从来没有一种方法,更无一种理性,可以将民心具象出来,成为一种人类现代政治文明的标尺。

    我们必须具体回答什么是民心?如何标度它的具体存在?如何真正成为我们行为的宗旨?如何成为严肃惩戒违背民心的罪恶或错误的尺度?

    为了回答上述问题,这本来是人类文明的重要沉淀知识的巨大总汇,多少个大部头都难以说完。这里,限于篇幅,我尽可能用最简单的语句来表达,而且必须构建在无法动摇的理性基础之上,从而成为企图去真实感知“民心”存在的人们的一次尝试。

 

    在现代民族国家中,人民是一个集合名词,人民的意志,也就是民心,如何表达呢?人民是一个一个特殊的个体构成的集合,我们必须找到一种方法,能够将每一位个体的意志,通过一个程序过程,表达成为民心。就现代政治文明来说,这种方法和程序,是将民心这个抽象概念,具象化、具体化、实体化、真实化、可实践化的过程。所以,当我们有了这个方法的时候,甚至从方法论上说,否定了方法和程序,就是拒绝民心,或者直接理解为扼杀民心、亵渎民心、愚弄民心。可见这种方法和程序的重大实体意义。

    这样,根据基本的自然逻辑法则,就无法回避一个核心命题,那就是:一个民族国家中的全体国民中的每一位个体的意志中,有无基础性相同的部分?如果有,我们简称为普世部分,虽然普世概念是对全人类而言的,而不仅仅是一个民族国家中的人民,但是我们就先规定在一个民族国家范围内,来借用普世这个词汇。如果有这种基础性的共同部分,或称普世的部分,我们将这些相同的部分进行凝聚,这就是“民心”。如果不存在共同的基础部分,显然严肃的逻辑就推论出根本就不会存在“民心”这个“存在物”,那么否定普世的部分,就是从根本上否定了“民心”的存在。那还将民心挂在嘴上,又有什么用意?是不是刻意地欺骗?

    我非常清楚那些“真马克思主义”的暴徒们会说,这些基础性的共识是有阶级性的,也就是一个阶级有共同的部分,另一个阶级有另一个共同的部分,这些阶级各自的共同部分是不可调和的,如果这个命题成立,那就是说根本上否定了一个民族国家内部的人类有共同的基础部分的可能性。所以其逻辑就成为:一个阶级必须消灭所有的阶级之后,剩下的阶级才会有共同的部分。也就是他们首先获得了某种特权,可以剥夺人类中一部分人的生存权,从而在被消灭后的阶级中剩余的阶级中找到共同的“民心”,这就是我称为“暴徒型普世派”的原因。那么其延伸逻辑就是,必须消灭所有阶级之后,仅仅剩下他们认为的最后阶级才有生存权。

    于是逻辑就进一步演化为,阶级能不能被消灭的问题,在阶级被消灭之前,就永远无法形成人类的共识,从而必须斗争到没有其他阶级之后,寻求普世部分才能走上日程,也才有运用寻求具体“民心”的必要,他们甚至拒绝让他们声称所代表的那个阶级,真实地表达一次“民心”,看看这些“民心”是否愿意陪着他们继续采用消灭其他阶级的暴力,能不能修养生息一下,与其他现存的阶级之间,能够达成最低的基础性共识,从而结束这种毫无意义的纷争,进入所有阶级现阶段达成基础性具体共识的程序中来。

    但是,人类中恰恰有一种普遍认识:阶级是无法被消灭的!人类无论如何都没有消灭个体之间的全部差异性的可能,永远都不可能消灭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差别,更不可能消灭人类的伟大情感而成为公妻公夫的兽群,这是生物学的基本常识,那么对于坚守阶级不可调和学说的人,就必然演化为一个反问题:如何消灭那些不愿与人类其他阶级达成共识的阶级,从而能够在有阶级存在的社会中,达成人类的最低共识,从而能够让“民心”在当下就具象化,实践化,真实化的问题。因为拒绝与其他阶级达成妥协与共识的阶级,往往是处于社会优势地位的统治阶级,只有他们独享着各种各类特权,所以采取了不愿与其他阶级平等协商的态度,于是问题变成为,必须消灭这部分人的“意志”,才能形成民族国家中剩余阶级之间寻求基础性一致的问题,如此才有在一个民族国家中真正实践“民心”的可能。

 闵竹

zt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